橘语君lemon

[橘语]

aph|es|刀剑乱舞

米厨一只xd

味音痴|冷战|极东|all米|泉真|晃零|安清安xd

天雷Dover|红色|好茶xd

渣渣一只xd

【百合米英】月色之巅


Ⅰ童话设

Ⅱ百合米英

00.

[我曾幻想过月亮上有一片银色的森林。]

[那里用水晶和银白雕刻出人们最美丽的梦。]

01.

艾米丽从来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有盗贼到她的住处里偷东西。

她从方块王国流浪到黑桃王国,穿着带着许多补丁的破破烂烂的麻布衣,脸上是积蓄已久的灰尘。

从穿着上来说,她就已经摆脱不了她是个乞丐的事实了。

但是竟然还会有人来她的住处偷东西。

她看着那个盗贼。有些意外的同时兼并着许些警惕。

盗贼是个衣着华丽的少女。 她金色的长发用玫瑰花饰的发绳简单的扎成双马尾;绿色的眼睛仿佛森林深处的剪影,带着并无鲜花点缀却层层诱惑的娇嫩;白洁的脸上并无任何粉饰,脸颊处却带着自然的粉红。穿着复古华丽的棕色哥特式短裙,巧克力色的长袜恰到好处的显出她优美的少女曲线,深棕色的圆头细碎花纹的皮鞋为她添加许些幼嫩。

仿佛天真与成熟之间的诱惑。

“为什么来我这里偷东西。”在简短的打量过后,艾米丽感觉到了几分震惊。

这个盗贼怎么看都是个贵族小姐吧。

“有兴趣就来瞧瞧而已。”贵族小姐坐在她平时睡的木床上,“只是没想到这么穷而已。”

这间破屋子光看外表就知道里面不可能有什么值钱
的东西好吗?!

艾米丽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爆发出来,“那你现在可以走了吗。”不耐烦的语气。

贵族小姐耸耸肩,随意晃动着双腿。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床上,为她攘上了一条金色的边缘,色调被粉饰温暖,让她烘托出几分怜静的柔美。

“还没玩够呢,不想走。”

艾米莉皱着眉想,可惜说出的话跟她现在的气氛完全搭不上边。

“你要搞清楚,”反应过来后艾米丽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可是个乞丐,这里可是个乞丐的住处。”

“然后呢?”贵族小姐无所谓的问道。

难缠的家伙。

艾米丽这样想,转身打开门,做出请的动作。

“出去。”生硬的语气,这是一般生气时艾米丽即将爆发的预兆。

贵族小姐歪了歪头,像是没有听到艾米丽这样说话一般,将目光紧紧的黏在艾米丽的身上。

艾米丽感觉到几分怪异,但还是恶狠狠的瞪回去。

良久,贵族小姐笑出声,说:“你这家伙还算有趣嘛,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旅行。”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叫罗莎·柯克兰,你呢,小家伙。”

02.

艾米丽在许久以后也没能明白当初自己是怎么把姓名告诉她的。

更不能明白自己是怎么答应她的。

只记得当时脑里很乱,在震惊的过余中迷迷糊糊的说出了句“好啊”。

罗莎带着一副早就预料到的表情打了个响指。而艾米丽则在缓过神来之后一脸懊悔。

这家伙一定是个女巫,还是个很坏很坏的女巫。

艾米丽咬着牙这样想。

“那么,走吧。” 耳边响起了罗莎的声音,在艾米丽的心里调成欠扁的音调。

“干什么啊…”

艾米丽不情不愿的嘀咕着,提出微小的抗议。

“当然是为你找一件能穿的衣服了。”罗莎露出挑剔的眼神,“你这身衣服让我感觉了一种把桃子放在沙漠里暴晒一个月然后搅和着劣质红茶的味道。”

…死洁癖。

艾米丽瞪着死鱼眼。

之后艾米丽被罗莎硬拽着几乎逛遍了琉璃市里所有的商城,将罗莎认为不错的衣服都试了遍。

现在艾米丽终于不用穿着该死的乞丐服了,但对于买这些衣服的人她还是很抵触的。

罗莎像是没注意到她的抵触一样审视着艾米丽。

她简短的金色卷发紧贴着脸颊,天蓝色的长袖短裙让她的皮肤更加衬出洁白,简约的运动式的皮鞋上印着细碎的花纹。

“可以了。”

罗莎最后勉强放过艾米丽。

再之后两个人又一起跑去了公园,选了个比较舒适的木椅坐下。

旁边的英伦式街灯发出昏黄的灯光,周围的景物在艾米丽眼中渐渐复古起来。

艾米丽有些闹不明白,或者说,其实整个下午的换衣过程中她的脑子都在发蒙。

“喂,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艾米丽看着夜间的萤火虫发着莹绿的光,洒在罗莎漂亮的绿眼睛上。 种种神秘包围着眼前这个人,将她衬托成了高洁的精灵。

绿色的眼睛中低沉的部分第次交接,艾米丽突然间感觉这是连大自然也无法模拟的梦幻。

翠绿的,清新的,包含着生灵的植物之色。

“谁知道呢。”罗莎淡然的道,“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

“但是,这次貌似是因为想要做你的朋友吧。”

艾米丽觉得,自己可能也没那么讨厌这家伙了。

03.

“你知道月亮吗。”

这是在艾米丽和罗莎走过很多地方后时问的。

罗莎露出鄙视的表情,“我并不认为我的智商连三岁小孩都比不上。”

“呵呵。”艾米丽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然后说,“我啊,一直想要去月亮上玩玩。”

罗莎半眯着眼,“哦?”

艾米丽的眼睛像是亮起来了一样。

“我啊,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幻想。”

“幻想过月亮上有一片银色的森林。”

“那里用水晶和银白雕刻出人们最美丽的梦。”

罗莎听后有些想笑,“为什么?”

艾米丽顿了顿。

无声的寂静逐渐蔓延开。

罗莎察觉到了艾米丽对这件事有些抵触,刚想开口表示不用说,就听到艾米丽比起以往低沉了许多的声音。

“我小时候就失去了爸爸,母亲独自一个人把我拉扯到六岁。”艾米丽突然间感觉有些悲伤,“然后她也得了重病,也就死了。”

“她死前对我说,要好好活下去,她会在月亮上等着我。”艾米丽有些好笑的道,“我问,月亮上有什么。她想了好久,说月亮上有一片银色的森林。”

【那里用水晶和银白雕刻出人们最美丽的梦。】

“后来我知道了她根本不会在月亮上等我,但还是十分向往着月亮。”

罗莎莫名的,感觉自己的情绪也有些低落。

因为她去过月亮。 那里没有冰雪,没有银白森林,更没有艾米丽所说的美丽的梦。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说,“一定会有的吧,冰雪与银白的森林。”

艾米丽转过头,热切的看着罗莎,“罗莎,我们能不能去一下?”

罗莎愣了愣,而后闭着眼睛,随手将红茶放在桌上。

她做出沉思的表情。

很久很久,她才说了一句。

“可以。”

音调在发颤。

04.

艾米丽看着那片轨道,轨道穿梭在蓝与紫色交织出叠叠星层的宇宙中。

“传说月神不忍人们想要探求月亮的心,就编造了这条轨道。”罗莎简短的念着她自己都不相信的神话。

即便她遇见过精灵。

“那么月亮上一定有的吧。”艾米丽期待的说道。

罗莎点点头,“嗯。”

一路无言。

时间在慢慢推移,瞬间的不经意就再也无法重回过去。

艾米丽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宇宙被挥霍成深色的画布,闪着光的星际是神笔下的奇迹。

她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很短,也可能很长,好奇心使她看到新奇的事物都会忘记时间,直到感觉到列车明显的减速后才缓过神来。

旁边的罗莎已经睡下,睫毛的阴影细碎的洒在她的脸上。

真好看呢。 艾米丽情不自禁的想,但很快她就制止了想法的延伸。因为她注意到列车几乎快要停下了。

“罗莎,醒醒,快到了!”

罗莎在感觉到剧烈的摇晃后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的一瞬间就看到了艾米丽盛满欣喜的蓝色眼睛。

开始时就是被她那双天空般单纯的眼睛所吸引的呢。

罗莎心里有些苦笑,又一次点点头,“嗯。”

如果一开始就料到这一天,她会不会后悔与艾米丽相遇?

不。

罗莎想着,眼神逐渐坚定。

绝对不会。

05.

罗莎是一位喜欢盗窃的魔法师。

她会迷惑人不自觉的说出按照自己的步骤说出的话。

她会读出别人内心的想法。

她会制作出自己想要看到的幻境。

但戏剧化的是,她从小就患上了不治治病。

她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她认为上帝在关上一扇窗户时会打开另外一个窗户。

就好像她会魔法,可以看到可爱的精灵一样。

她随意的过着日子,自由而惊险。

却十分乏味苍白。

直到她遇见了艾米丽。

她一开始是被她的蓝色眼睛所吸引的,后来却渐渐喜欢上她的那份活泼。

她庆幸的想,跟艾米丽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天都如此有趣。

她很想说一声谢谢,但她并不想这样表达。

那么,用尽自己仅剩的魔力制作一个冰雪森林的幻境给艾米丽就好了。

无所谓的,即便她会死亡也无所谓了。

正是因为艾米丽,她才能感到快乐,不是吗?

06.

“喂,你知道吗,我是个魔法师。”

罗莎笑了笑。

“当时是我迷惑你说出了好的。”

艾米丽愣了愣,然后无所谓的耸耸肩,“其实我啊,一直很感谢当时我说了好的。”

“我还会读心术,”罗莎继续说下去,“所以你每次有想要的东西的时候我都会给你带来。”

“哈哈,谢谢啦。”

没心没肺的笑声,但自己喜欢的就是这份单纯啊。

“还有啊,我会制作幻境。”罗莎笑出声,“你知道吗,其实月亮上并没有冰雪森林。”

“……”艾米丽沉默下来。

“魔法师用完魔力的话是会死的,书上说连灵魂都会消失。”罗莎像是念着早已安排好的剧本一般,莫名让艾米莉心里发慌,“但是谁信什么破书呢。”

“……罗莎?”艾米丽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颤。

“我喜欢你啊,baka。” 罗莎感觉到了几分释怀,“所以,用仅剩的魔力给你编造一个冰雪森林的幻境,也是可以的啦。”

艾米丽愣愣的,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列车门渐渐打开。

艾米丽空洞的转过头,看见月亮上陈列着无数银色的大洞。

没有冰雪森林。

但下一秒,却被铺天盖地的梦幻覆盖,银色的树木挤在一起,上面粉饰着闪着逛的水晶,被精细的刻出各种小巧的模型,雪色包围大地,逐渐下起毛毛细雪。 雪越下越大,逐渐摇曳了树枝。

艾米丽并没有感觉到惊喜,脑中强烈的悲伤冲击着神经。

她不敢转过头,不敢看正在微笑着的罗莎与她身上闪白的荧光。

荧光所到之处,逐渐化为虚无。

她很想做出回应,但她无法开口。

“其实我啊,也喜欢你呢。” 她小声嘀咕着,感到眼角边的温热控制不住的扩大。

罗莎像是听到了这句话一样,渐渐扩大笑容。

“谢谢。”

她同样小声地说出一句感谢。

刹那间荧光消散,连同罗莎一起,光芒削弱。

同一瞬间,艾米丽看到了月亮上的冰雪森林也渐渐瓦解,最后越来越模糊,直至虚无。

艾米丽感觉心里十分压抑,但她什么都没有做。

泪水崩溃,她感觉前面有什么东西模糊了视线。

她开始迷迷糊糊的说着谢谢。

她想,一定又是被那个坏女巫迷惑了。

恍惚中听见那个坏女巫的声音,“要不要跟我一起旅行?”

好啊。

不胜荣幸。

【谢谢你,给我这一瞬间的月色之巅。】

END.